疆土部:产能多余行业新增名目用地再也不审批

目前,国家正在对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进行优化重组,加快落实去产能目标。《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从国土资源部了解到,国土部表示将严格执行产能过剩行业项目用地预审与审查。其中,在用地预审方面,对于产能过剩的钢铁、煤炭等行业新增项目,一律不再受理用地预审。

记者了解到,为了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化解钢铁、煤炭、石化行业过剩产能和促进煤电有序发展的决策部署,坚决遏制过剩产能行业用地,加大稳增长建设项目用地保障力度,国土部办公厅印发《关于落实国家产业政策做好建设项目用地审查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国土部表示,在用地预审方面,对于新增产能的钢铁、煤炭项目,一律不再受理用地预审。对于尿素、磷铵、电石、烧碱、聚氯乙烯、纯碱、黄磷等过剩行业新增产能以及未纳入《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的新建炼化项目,一律不再受理用地预审。对于煤电项目,2012年及以前纳入国家电力发展规划但未核准应予取消的,不再受理用地预审;2012年以后纳入国家电力发展规划但属于黑龙江、山东、山西、内蒙古、江苏、安徽、福建、湖北、河南、宁夏、甘肃、广东、云南等13个电力盈余省份应予缓核的,2017年以前(含2017年)除民生热电及国家确定的示范项目外,不再受理自用煤电项目用地预审。

在用地审批方面,对于已核准钢铁、煤炭、石化项目,项目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尚未公布已经实行等量或减量置换、完成淘汰落后产能和化解过剩产能任务的,不再受理建设项目用地申请;对于煤电项目,按照合理安排已核准项目施工建设时序的要求,黑龙江、辽宁、山东、山西、内蒙古、陕西、宁夏、甘肃、湖北、河南、江苏、广东、广西、贵州、云南等15个电力盈余省份应予缓建的,2017年以前(含2017年)除民生热电外,不再受理自用煤电项目用地申请。革命老区和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煤电项目不在上述限制范围内。

国土部还提出,将建立部门联动机制,各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加强与相关行业主管部门的沟通协调,共同严格把关。要进一步规范审查报批运转,提高用地审批效率,减少用地报件积压,各地对于项目用地报件存在问题需要补正的,原则上要在1个月内补充完善,最长不得超过3个月。

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地政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庆日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为了配合宏观经济供给端结构性改革,未来土地供应的方向为补短板;土地供应的重心将放在调控区域经济平衡、倒逼土地利用方式转型、引导土地利用结构优化、促进土地用途混合布局等方面;建设用地的结构优化、闲置用地处置、低效用地再开发将成为未来满足发展用地需求的主要途径。

责任编辑:Jason

|收藏本文文章关键字国土部 产能过剩 项目相关阅读

国土部:油气体制改革意见细则或于上半年下发

日前,在北京举行的中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2017油气行业发展报告》发布会上,一位来自国土资源部的人士向记者表示,《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相关细则正在制定,今年上半年或得以发布。

2017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意见》,明确了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总体思路和主要任务。有关政府部门围绕《意见》积极落实,围绕放宽准入、完善机制、加强监管出台了一系列重大举措,促进油气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但略有遗憾的是,围绕这一《意见》的相关细节并未公开。“目前细则正在抓紧制定中,之后还有会同各部门协作,”上述人士表示。“一切顺利的话,上半年有关细则就会下发了。”

在2017年《意见》下达前后,就有诸多围绕相关精神进行的改革尝试,其中,油气勘查开采体制的有序放开和价格改革成为重点。

油气勘察开采体制放开

就在《意见》出台前一个月,国务院出台《矿业资源权益金制度改革方案》,加快建立新型矿业资源权益,沙巴体育官方app,金制度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文件涉及矿业权出让、矿业权占有、矿产资源开采以及矿山环境治理恢复4个环节,调整各方利益,维护和实现国家矿产资源权益。

同年6月7月,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出台《矿业权出让制度改革方案》和《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矿业权一律以招标拍卖挂牌方式出让,由市场决定矿业权出让收益。

在这一文件精神指导下,7月6日,国土资源部网站公布《贵州省正安页岩气勘查区块探矿权拍卖公告》,历史首次采用拍卖形式对其探矿权进行出让,并在《公告》中规定了“三年落实储量、实现规模开发”的目标和一系列的退出机制。

“这是在上半年的《油气体制改革意见》公布后,国家首次出台一个页岩气区块的拍卖文件,有很高的参考和标杆意义。”中国石油大学刘毅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具体内容角度看,进步巨大。”

同时,在改革矿业权使用费和资源税立法方面,也取得了明显进展。首先,就是调整近20年未变的矿业权征收方式和征收标准,将探矿权采矿权使用费整合为矿业权占用费。目前,国家正在研究制定《矿业权占用费征收管理暂行办法》。

2017年11月,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公布《资源税法(征求意见稿)》,将现行资源税暂行条例上升为法律。

“改革前后有减有增,但总体上来讲还是为资源方开采减轻了不小的负担,”一位石油央企人士告诉记者。“同时,对于税收的规定更加详细,有利于实际工作时的操作。”

价格改革持续推进

2017年11月,国家发改委出台《关于全面深化价格机制改革的意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对成品油、天然气等价格形成机制均提出明确目标。

中国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经历了数次改革后,市场化程度提升明显。值得注意的是,天然气价格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总体思路,2017年在天然气管输领域推出天然气长输管道成本监审等多项改革举措。

去年上半年,国家发改委对13家天然气管输企业进行成本监审。13 家企业合计上报2016年管输成本288亿元,剔除那些不相关的成本,核定成本总额242亿元,核减比例16%。据中石油经研院测算,核定后的管道运输平均价格下降15%左右,降低了企业负担。

6月,印发《关于加强配气价格监管的指导意见》准许收益率不超过7%,充分体现了燃气行业属于公用事业的特点。但目前配气环节各方既得利益格局影响颇大,价格改革难度较高,尚需要更大的监管政策配合。

8月,在下调管输价格以及将天然气增值税税率由13%下调至11%的基础上,国家发改委将非居民用天然气基准门站价格下调0.1元/立方米,以此测算,每年直接降低企业用气成本约70亿元。

此外,2017年1月,重庆交易中心揭牌成立;4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改委复函同意克拉玛依市开展新疆油气交易中心前期工作。

“这些举措标志着政府支持多交易中心格局,逐步淡化交易平台行政化色彩,”中石化经研院的闫勇表示。“鼓励交易中心间的良性竞争,推进天然气价格的市场形成机制。”